模具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模具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联芯颠覆式求生欲做下一个华为海思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05:58:35 阅读: 来源:模具加工厂家

联芯“颠覆式”求生 欲做下一个华为海思?

OFweek电子工程网讯:一个多月前,小米公司五周年米粉节庆典,24小时内产品狂销破百亿元台币,打破金氏纪录,其中刚刚发表、定价不到3000元台币的全新「红米2A手机」,外传一天销售破百万台。 手机爆红的同时,令台湾IC设计业压力十足的是,红米2A一反过去,不再使用联发科芯片。而是改用一款大陆国产的「联芯」芯片,引起极大讨论,让联芯一夕间打响知名度。 过去的联芯,仅被认为是大唐电信旗下的行动通讯芯片公司,没太大影响力,也没名气。现在结盟小米后,锋头很健,已被视为大陆IC设计行业的本土第三势力,仅次于华为旗下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及大陆政府积极扶植、以清华紫光名义收购为国家队的「展讯」。 大陆知名手机分析师潘九堂更看好,光是一款红米2A手机,就可能为联芯带来千万以上的芯片出货量。 记者们来到位在上海浦东的联芯总部,法国建筑师设计的玻璃曲面帷幕大楼,对街是碧湖粼粼波光,岸边鹅黄菖蒲,葱绿垂柳点缀水岸,来往行人不乏金发碧眼外国商务客,彷佛置身旧金山湾区硅谷的错觉。 走进隐密的行动通讯实验室,挑高天花板让LOFT工业风空间显得更宽敞,落地窗帘半掩,透进几许阳光。走道一旁,摆放着不少折迭行军床及薄被,充满野战部队的氛围,可窥得这里24小时日夜忙碌的实况。 研发测试部经理孙元超提到,「这行业变化太快了,以前开发周期可长达2年,现在缩短成一年或半年就要迭代,时间压力特别大!」 联芯管理部总经理朱磊也形容,「为了赶项目,加班是常态,」他们跟公司附近连锁快捷旅馆合作,让加班的工程师漱洗小睡一宿,隔天一早再来,日夜接力拚搏。 回顾联芯发展史,可从2001年谈起。他们原是大唐电信集团旗下大唐移动的一个小团队,曾参与制定大陆独有的3G通讯标准TD-SCDMA,后来专攻通讯协议架构软件,与美国ADI芯片大厂密切合作,由联芯负责软件,ADI负责硬件芯片解决方案。然而,2007年联发科并购ADI后,双方合作生变,这才把联芯推向独立公司,开始自主研发芯片,以后进者之姿,进入市场。 刚开始,联芯走的路线,跟所有通讯芯片IC设计公司大同小异,与传统手机大厂如中兴、酷派、联想等合作,也带一群白牌手机厂起飞,挟着曾经制定国家通讯标准的基础,还有富爸爸大唐电信支持,做出点成绩,但仍一直处于绿叶的配角地位。 乡村包围城市效法「智取威虎山」 「联芯会走到研发芯片(芯片),某种程度是被逼出来的,」大唐半导体暨联芯总裁钱国良幽默的说,一开始「人家互联网产业,砸了钱就能有用户,我们砸了钱可能只得到一滩沙子。」在夹缝中,才摸索出一套颠覆式的生存哲学。 2013年成为总裁的钱国良,正是带领联芯成长的关键。 「其实我是半导体业新人,」钱国良是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器工程博士毕业后,曾任职基础电信运营商普天集团、LG电子中国研发中心副总、韩国鲜京电信中国区副总,在外商多年,直到2013年才被延揽回大唐电信,一脚跨进以往并不熟悉的半导体领域,却为联芯带来不同的新气象。 人高马大,外表粗旷的钱国良今年44岁,员工形容他「气场很强、霸气十足」,说起话来不怒而威,对于两岸半导体态势,他这样分析,「这个产业从欧美到日韩、日韩到台湾,台湾到大陆,大陆做了以后,估计其他地方都不太好活了。」 多年在消费电子与电信商的历练让他对终端市场嗅觉敏锐,跟大部分多年埋首半导体技术的IC设计业老总不太一样,能选择较宏观的商业角度看市场,而非仅拘泥芯片要做得功耗更好、处理速度更快。 本非半导体界老手,让钱国良少了包袱,多了开放及合作心态,从去年的一趟台湾行,可窥知个性。 他给特助指派了难题,「要跟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见上一面。」接到指示的特助,满腹狐疑,怀疑自己有没有搞错,IC设计公司的舵手们从来都王不见王,怯生生地问,「为什么老板想跟竞争对手碰面?」 钱国良立刻回答,「MTK(联发科)太强了,你把人家当竞争者,人家还没把你当竞争对手,而且就算是竞争者,也可以坐下来谈一谈,别把自己给圈死了。」 后来,钱国良不只跟蔡明介密谈1个小时,还拜访了台积电、瑞昱、宸鸿等企业,「跟人聊天不是喝酒吃饭,而是要吸收点营养的东西,」他说。 钱国良用新策略发展联芯。从2014年起,不再只和传统手机大厂合作,开始找新进硬件业的互联网企业当伙伴,例如跟刚跨界的防病毒软件大厂奇虎360,合作4G行动WIFI产品,大获成功;接着再把4G芯片平台授权给小米,成为芯片开发联盟,成为市场最热的讨论话题,然后更积极地与互联网巨头行业的阿里巴巴等,洽谈合作可能。 为了确保最新推出的4G芯片没有问题,联芯也很创新,不只派出外勤测试团队,在大陆41个省会城市巡回测试,「有时候就在十字路口边、有时在机场的厕所解Bug 」。他们更提倡全民抓漏,上市前先发出500支工程用机,让员工过年期间带回老家使用,果然在无锡乡下的小村庄发现手机会突然联不上网,便赶紧派出工程师去当地分析并解决问题。 孙元超回想,「虽然几年来公司快速壮大,但大家还是保持创业公司的心态。」 不同于一般IC设计公司,总希望员工钻研艰涩技术,联芯鼓励市场部人员、工程师们,别限缩在半导体领域,要主动参加民间创客活动,看看热火朝天的创意应用,带回公司商议讨论,想攻下还没有统一标准的物联网领域。 「我们突围方式是典型乡村包围城市,自己找出路,」钱国良说,如同徐克导演的「智取威虎山」电影,「才20-30个小兵,就能把一个近千人土匪窝给剿(灭)了。」 把联芯从配角变主角的钱国良,更期待物联网时代下,「就又如同进入三国时代,大家起跑线都一样了!」

太原辐射取暖器

辽宁桃核手串

江苏榉木

武汉轻水泡沫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