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具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模具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驻台机构改名要搞什么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7:32:56 阅读: 来源:模具加工厂家

日本负责对台湾交流事务的民间机构“公益财团法人交流协会”,1月1日起更名为“公益财团法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岛内有人将之引申为自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与台湾“断交”后,日本对台湾的“雪中送炭”,并感激涕零地评价说,这种“正名”是台湾一次“外交”大突破,开始了摆脱“一中原则”的首部曲云云。事实果真如此?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明确表示,坚决反对任何制造“一中一台”或者“两个中国”的企图,大陆对日方的“消极举措”表示强烈不满,敦促日本不要向台湾当局和国际社会发出错误信号。

­  每年的8月15日,台湾民间团体都会来到位于台北市庆城街的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前抗议。图为台湾保钓团体举行集会,要求日本政府为当年侵略暴行谢罪道歉。本报记者 吴亚明摄

­  自我麻醉

­  对于日方的做法,台湾“外交部”随即表示欢迎。有亲绿媒体称,“交流协会”改名的理由是“时代变了”。

­  台湾与日本1972年9月“断交”,同年12月日本成立“财团法人交流协会”,台方成立“亚东关系协会”(“亚协”),作为双方事务沟通与互动的平台,继续维持经贸、文化交流及技术合作等非政府间实务关系。当时日本政府希望的名称是“日本交流协会”,但蒋介石要求用“日华交流协会”,日本不同意,最后只以“交流协会”为名。

­  如今,搞了一个小动作的日本驻台机构表示,今后将扮演彼此间的桥梁,尽心竭力使日台关系更上一层楼云云。民进党“立委”姚文智得寸进尺地引申和想象说,国际间如果能逐渐“正名”,凸显台湾的识别,“百分之百欢迎”。

­  民进党等待类似的机会已经很久了。重新上台后,蔡英文在对日关系的人事布局上费尽心思:谢长廷出任“驻日代表”;邱义仁当选“亚协”会长;苏嘉全担任“立法院台日交流联谊会会长”。谢长廷曾任民进党主席、“行政院长”,早年留学日本,而邱义仁也是党内亲日派,至于苏嘉全则是现任“立法院长”,不难发现这是向日方释出强烈的政治讯号。

­  但欢欣鼓舞之余,也有人头脑非常清醒。台湾联合新闻网的评论说,“外交”一向讲求互惠互利,日本虽将其驻台单位加上“台湾”二字,但台驻日机构的名称仍然未动,依旧是“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有熟悉台日关系的岛内专家分析称,实质上能否转化为具体的“外交关系”上的提升,尤其未来台日高层能否互访,是重要观察指标。有“立委”提醒说,不希望因此触动大陆敏感神经。

上一页123下一页

­  眉来眼去

­  时间永是向前,似乎真的“时代变了”,台日间政治上的眉来眼去越来越多。李登辉的媚日奴骨众所周知。谢长廷还未赴日就职就公开宣称,期许未来台日关系提升到“战略伙伴关系”,甚至是“命运共同体”。面对日媒“台湾人为什么对日本殖民政府好”的问题,谢长廷竟然没有否认。

­  民进党上台不久,“立法院长”苏嘉全即率领20多名“立委”赴日活动。被媒体评为在日尽显“奴才相”的苏嘉全称,此行“希望促进台日双边的友好关系”,言下之意,即希望在目前的民间关系上能有“突破性进展”。

­  一个巴掌拍不响。日本政坛一直活跃着一股亲台的政治势力。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是成员之一,安倍外祖父、已故日本前首相岸信介,岸信介弟弟、已故前首相佐藤荣作都是“知台派”的鼻祖。“5·20”蔡英文的就职典礼,日本破天荒派出了252人的庞大代表团。

­  蔡英文内心里希望傍上美日同盟的大腿,在“联美友日”的路线中,找到“抗中”的机会,尽量借助“外援”,拖延直面“九二共识”必答题的时间。

­  看到台湾当局可资利用,日本不断施以口惠,比如,日本前自卫队将领公开鼓吹,要“强化日台军事交流与合作”;亲台日本议员不断放话,要推动所谓日版“与台湾关系法”云云。可惜有贼心没贼胆,口惠而实不至。如今,终于来点实际行动啦。虽然动作幅度不大,但对需要在“国际空间”问题上抱团取暖的台当局来讲,足可拔高到自圣普与台“断交”后,日本对台湾的“雪中送炭”高度。

上一页123下一页

­  自欺欺人

­  有人担心,如果台湾一厢情愿地把这件改名称的事,当成日本赐给台湾当局的恩典,蔡当局是否又该想出点子来报答恩公?

­  因为“冲之鸟”的争议,台日早在去年7月底就决定在台“亚协”与“日本交流协会”的架构下,就海洋事务合作展开对话。根据媒体透露出来的讯息,尽管蔡当局对“冲之鸟”是岛是礁的认定不吭声,但这种让步,并没有换来岛内民众最在意的“冲之鸟”附近的捕鱼权。反而是双方在对话时,就台湾进口日本福岛核灾食品事宜,不断讨价还价。如果不是岛内民意反弹太大,估计蔡英文当局早就乐得顺水推舟了。

­  即使这样全身心“友日”,就在苏嘉全赴日活动的第二天,日本驻香港首席领事井川原贤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日本对台政策没有变化,也不打算做出“突破性”行动。为何?因为日本通晓“一中原则”的分量,同时吃定了台湾。如台湾观察家所言,两岸关系的战略缺陷在蔡英文当局下清晰可见。如今民进党不承认“九二共识”,挑起大陆明确将“一中原则”应用于国际场域,进一步压缩“维持现状”的模糊空间。大国竞争下,日本略施小惠,就让急需“外援”的台湾身陷安倍外交战略布局中。联合新闻网评论说,此举只是日本应台湾社会的“内需”做给台湾人看的政治举动。日本对台关系仍然不脱“一中”架构,“不能把日本的一点‘菜尾’当成‘外交’大餐”。否则,可能换来更大的代价。

台湾“东森新闻云”2月3日报道称,最近在几个脸书粉丝团上,有网友分享了一段影片,内容是台湾的“海巡”舰队,竟然遭到日本的军舰驱赶,地点还是台湾地区所属的海域,引发不少网友热议。但由于画面并未清楚辨识船名,对此,台湾“海巡署”在3日晚间发表声明否认,表示影片内容和事实不符,将针对散播影片的网友保留法律追诉权。

­  资料图:视频截图

­  日前,有网友在几个脸书粉丝团转载一段长约4分10秒的影片,内容提到事件发生在2016年“南海仲裁案”之后,“鸭霸”的日本军舰进入台湾海域,竟然驱赶台湾“执法”的“海巡”舰,行径十分嚣张。影片内容还提到,“日本这样喧宾夺主的行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民进党当局却低调地要台湾“海巡”舰‘调头快跑、勿制造事端’,并全面封锁新闻。”

­  放出影片的网友,甚至还写下“台湾已是日杂的愧(傀)儡吗?渔民受辱,任由日本军舰,侵门踏户。”不少网友看到影片后议论纷纷并批评。

­  对此,台湾“海巡署”3日出面澄清,强调蔡英文当局在520上任后,并未发生任何“海巡”舰在“暂定执法线”内遭日本公务船驱逐情事,影片内容和事实不符;除了并无发生船舰追逐情况外,画面也十分模糊,并无法辨识船名、海域和拍摄时间,仅依杜撰文字就企图混淆视听,“海巡署”将保留法律追诉权。【环球网综合报道 记者 赵衍龙】

台湾地区名嘴黄智贤2月3日在网上发文表示,台湾部分人士得了历史认知上的“骨质疏松症与失忆症”,其特征是身子骨瘫软,动不动就鞠躬哈腰;另一方面,对“被殖民”的屈辱失去记忆,怀古念旧总是追溯到“日据时代”。

­  黄智贤谈近期的“牡丹社神社”重建话题,以此点出许多台湾人历史认知的谬误。她说,日本在1939年建造了象征“殖民政权”的“神社”,强迫台湾地区民众祭拜侵略者,耀武扬威之意不言而喻。然而,现在却有人要重建该“神社”,难道不是自取其辱吗?

­  黄智贤又不解地问,为什么民进党执政的县市总要弘扬日本殖民统治的印记?黄智贤文中表示,民进党喜欢说台湾地区有400年历史。可是台湾400年里,绿营纪念来纪念去,为什么就只对日据50年有兴趣?想一想,连韩国人都比台湾人有骨气肝胆得多!

­  原文配图:政论节目主持人黄智贤。

1950年5月,国民党驻守海南的部队开始撤离,但是仍然有超过2.4万名国民党军人被遗弃在了海南。在这批被抛弃的军人中,有一群身份极为特殊的人员——约6000名先是被日军征召侵华,接着又被蒋介石留用打内战的台籍士兵和侨民。

“台籍日军”在海南

1942年,日本政府为了给不断升级的战争扩大兵源,开始在台湾募兵,让年满17岁的台湾青年进入军队,“台籍日本兵”从此出现,至日本投降为止,总计有8万多名台湾青年被征入日本军队,而被征为军属(当时日军用语,“军人佣人”之意)的更多达126700多人。这些“台籍日本兵”多数被送往南洋和西南太平洋岛屿,少数被派往中国大陆,海南岛因为其特殊的位置和当时日本的战略需求,成为“台籍日本兵”在中国最为集中的地方。

关于“台籍日本兵”的具体记载并不多。1945年后,他们中的幸存者也因为种种原因,要么掩饰自己曾经的身份,要么对往事闭口不提。不过,还是有一位名叫罗登辉的“台籍日本兵”为了存留自己的故事,写下两份自述,并藏匿在自家的墙壁中。

第一张纸条上写着:“我的名字叫罗登辉,原籍台湾台中州丰原郡,昭和18年(1943年)9月25日,被征用为日本军夫,被派遣到海南岛,直到终战为止。”第二张纸条上,记载更细致:“1943年,我被征用为日本军夫派遣到海南岛。我的任命是配属于日本横须贺海军第四特别陆战队的三等巡警(实为战斗员),月薪是日币85元50钱。1944年4月升为三家分遣队的二等巡警,1945年4月又升为二甲分遣队一等巡警,直到终战为止。”

台湾士兵在日军中主要从事后勤工作,但也有不少人被日军放在前线,其中部分参与了日军的战争罪行。战后,据知有26名台湾兵因虐待战俘被盟军国际审判庭判为战犯,处以死刑。

在海南,“台籍日本兵”当然不免要参与日军的各项行动,但他们被派至海南和派至南洋毕竟不一样,同胞之间,乃是手足相残,反戈一击后与大陆同胞并肩作战的大有人在。在海南战场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在日军中服役的台胞陈狮秘密将日军情报递交在琼抗日游击队,不幸暴露身份,被日军严刑拷打,好在游击队经多方努力最终将其救出;郭耀传不仅为在琼抗日军队传递情报,还借机释放了被日军俘虏的抗日地下人员,被日军识破后,他毅然起义投入了抗日队伍;台北人彭自成,在1943年4月10日,趁日军操练时,夺得机枪,痛击日军后投入中方保安部队。

上一页123下一页

太阳能控制器

声测管厂家价格

深圳【贝思特】胶粘制品有限公司

抓钢机

珠海监控摄像机外壳